球球视频免费下载安装app

球球视频免费下载安装app

2022年5月25日 未分类 0

第11o3章,越冬以眠176,滑雪受伤

这次滑雪,还是和黎越铠的朋友,傅骁城他们一起去的。

高韵锦和傅瑾城也来了。

今天天气眼不错。

董眠被黎越铠逼着,穿得像个球一样,黎越铠帮董眠把头盔戴好,“怎么样?会松吗?”

董眠甩了甩脑袋,“刚刚好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帮她穿戴整齐,确定没什么问题后,黎越铠才开始整理自己的。

董眠之前没滑过雪,黎越铠便拉着她在初级道练习,教她如何刹车,如何转变运动方向,另外,也亲自示范一些简单的自我防护知识给董眠看,比如采用什么姿势滑雪;刹不住时要向两边侧摔,不要向前或向后摔倒;滑雪杖放置在哪最省力等。

黎越铠教得比教练还要仔细耐心和用心。

教姿势时还是亲自摔倒在雪地里,示范给董眠看。

董眠看得皱了眉头,黎越铠站起来,侧身握着她的手,“没事,不疼的。”

娇嫩如花清纯家中妹妹图片

黎越铠万般耐心,观看的旁人却没什么耐心了。

石旗撇唇,“让越铠陪他家小媳妇慢慢在初级道练习吧,我们去高级道去,在这边等得无聊死了。”

傅骁城也点头,“完同意。人家是陪媳妇来是花前月下的,只有我们是认认真真的来滑雪的,我们没花前月下的资本,要是还不能好好滑雪,就白来了。”

高韵锦也跟董眠打招呼,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董眠不好意思的点头。

黎越铠懒得看其他人一眼,“我们慢慢来,有的是时间,别管其他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黎越铠教了董眠一段时间,董眠也会了,只是不敢滑太快,黎越铠一直陪着她,担心她会出事。

石旗他们已经滑了个痛快,跑了几个来回后,见黎越铠他们还在这边,叹气连连。

董眠推了推黎越铠,“要不你跟他们去玩?我自己再练习一会就过去。”

“我又不是没滑过雪,不至于一会功夫都等不及。再说了,放你一个人在这边,你这么笨,弄丢了怎么办?”

“我不笨的。”

“是啊,智商一百多嘛,也不知道你是去哪测的智商,一点都不准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董眠憋红了小脸,生气的用力推了一把黎越铠。

两人正站在斜波上。

她这一推,黎越铠往另一边斜波倒去,她也跌跌撞撞的往下滑,最后站不稳一路翻滚,撞到了雪道旁边的树上,整个脑袋都扎进了厚厚的雪堆里!

黎越铠倒是很快就稳住了,看得心惊肉跳,快步的滑了过来,将还没挣扎起来的董眠拉了起来。

刚把她拉起来,就看到了她耳畔那边的雪染上了红色,她的耳畔也留下了深深的一道四五厘米的血痕,董眠直接昏了过去。

黎越铠吓得双手颤抖,轻轻的试探的摇了摇董眠的肩膀,“小……小眠?”

董眠了无生气的倒在了他的怀里。

黎越铠整个人都呆了,脸色苍白如纸。

其他人玩了一圈回来,想刺激刺激黎越铠跟他们一起玩,没想到见到的事董眠滚下山的这一幕,都被吓到了。

三几个人都围了过来。

傅瑾城一边打电话一边用力的拍着黎越铠的脸,“应该是撞到了石头,暂时窒息性的昏了过去,我联系这边的工作人员,送到滑雪场合作的医院去,别愣着,快点送她过去,不然真可能会出事了。”

这边的工作人员和医务人员都快的赶了过来,送董眠上了救护车。

其他人也驾车跟了上去。

黎越铠没开车,他坐傅瑾城的车。

坐在车子里,他整张脸都是雪白的,薄唇上毫无血色,微微的颤抖着。

黎越铠长这么大了,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恐惧的感觉了。

就连高韵锦都在他的眼眸里看到了恐惧,害怕、担心,还有眼泪。

高韵锦心坎微动,轻声安抚,“会没事的,不要想太多。”

话虽这么说,高韵锦心里还是很担心的。

在送上救护车前,董眠耳畔的血迹越来越多,见者均触目惊心。

要是黎越铠没给她戴头盔,只怕她来不及等到黎越铠赶过来,就已经没命了。

而董眠被送上救护车前,还有点呼吸。

现在只能祈祷她会没事了。

傅骁城听到了高韵锦对黎越铠的安抚,看了眼过来,高韵锦低头,闭了嘴。

所有人都集中在了急诊室。

其他人都觉得董眠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
但黎越铠精神紧张,他们什么都不敢说,毕竟他们不敢打包票说董眠真的会没事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董眠额头上缠着纱布,被医生从急救室推了出来。

黎医生说:“病人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脑部受创,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。”

黎越铠心底紧绷着的那根弦松懈了下来,声音沙哑的低沉,“谢谢医生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“呵呵,我就说不会有事的,你啊,就是担心过度了。”石旗拍了下黎越铠的肩膀。

黎越铠沉默,坐在床边俯身轻轻的将董眠抱入了怀中,无言的亲着她的额头。

其他人沉默了下来。

杨轻笑了下,“那个……已经中午了,大家忙活了一个早上了,都饿了吧?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“小眠喜欢吃什么?我们给她带一点回来?”高韵锦体贴的问。

黎越铠淡淡道:“给她带一份粥吧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随便。”

其他人离开了。

一会后。

董眠清醒了过来。

刚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黎越铠在她眼前放大的俊脸。

他好像……

哭了。

她没戴眼镜,看得不是很真切。

董眠脑子有片刻的空白,“越……铠?”

黎越铠一顿,俯身抱住了她,声音很温柔,“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我……”

董眠刚醒来,脑子还有点懵,刚想起身,脑袋却像是被人用力撞击过,疼得冷汗直冒,呜咽一声,眼泪都出来了,轻轻的呜咽了一声,“疼……”

黎越铠皱眉,“好好的躺着,别乱动。”

董眠不敢再动了,意识回笼,也想起到底生了什么事,“我在医院?”

“嗯。”黎越铠揉了揉她的小脸,“很疼?”